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4pxhk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交匯點訊 系統整治餐飲店油煙排放後,南京市老城區一位關上窗户多年的住户再次打開窗户透氣;關停皮革化工廠後,無錫某街道村民再也不用忍受異味……藍天保衞戰三年攻堅,江蘇省空氣質量持續明顯改善。2017年至2020年,全省細顆粒物(PM2.5)濃度下降9微克/立方米、降幅19%,首次“破40”;空氣優良天數增加27天,超290天,超額完成國家下達的約束性目標。

其中,南京、無錫、蘇州、南通、鹽城五市PM2.5濃度首次達到國家環境空氣質量二級標準(35微克/立方米)以下。PM2.5濃度不高於35微克/立方米符合世衞組織推薦標準,是江蘇省藍天保衞戰取得突破性進展的重要標誌。日前,省打好污染防治指揮部辦公室向5個城市市委、市政府發出賀信,祝賀其對全省大氣質量改善作出貢獻。5個城市在藍天保衞戰中有哪些好做法?下一步工作重點是什麼?

藍天白雲來之不易

“騎自行車上班,很少聞到汽車尾氣。”在南京市河西中央商務區工作的何豐説,自己才剛來南京半年,覺得空氣質量不錯。“好空氣”是重要的城市名片和生態品牌。2020年,南京、無錫、蘇州、南通、鹽城五城PM2.5濃度率先“過國家線”,完成了省政府下達的優良天數比率77.8%的“藍天小目標”。

其中,南京市去年PM2.5平均濃度31微克/立方米,為全省最低且改善幅度最大;南通市空氣優良天數比率87.7%,連續3年保持全省第一;蘇州市空氣質量保持連續52天無污染,創下了有記錄以來連續優良天數的最好成績。

南通濱江臨海,客觀上大氣污染物易於擴散。那麼是不是基於地理優勢,南通在大氣污染防治方面就可以“躺贏”?南通市生態環境局大氣處負責人丁年龍迴應,南通工業發展起步早,產業結構偏重,能源結構以燃煤為主,廢氣排放量大,且部分企業污染治理水平不高。2018年,南通煤炭消耗量為1929.6萬噸,位居江蘇省第三;VOCs(揮發性有機物)排放量為102196.2噸,位居全省第四;機動車保有量超過200萬輛。

複雜的形勢給防治空氣污染帶來巨大挑戰。過去一年,南通市着力加強臭氧污染防治,全面開展揮發性有機物重點行業、重點地區、重點集羣的深度治理;聚焦薄弱環節,深入開展揚塵治理“654”、柴油貨車污染攻堅“410”專項行動;強化重點行業深度減排,對重點燃煤電廠實施常態化超潔淨排放;建立空氣質量異常預警和應急管控機制,提前預警、果斷“削峯”。

精準治氣,科學治氣

如何做到空氣污染精準防控,答案是找到污染源進行“靶向治療”。蘇州發揮與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大氣環境質量優化提升戰略合作的優勢,率先採用高分辨率衞星定位各類涉氣污染源,通過為期一年的調查,基本摸清了本地污染狀況,最終確定了以嚴控硝酸鹽為主,兼顧硫酸鹽、銨鹽和二次氣溶膠的PM2.5控制,以及以工業VOCs和高污染機動車污染治理為手段的臭氧控制兩個符合蘇州實際的大氣環境治理方向,完成2712項年度大氣污染治理工程項目。

成立於2002年、位於蘇州常熟的長春化工(江蘇)有限公司在發展過程中遇到了系列的環保壓力和問題,如廢水有異味、VOCs達標排放但總量較大等。“幾年前,我們也曾因環保設施運行不正常受過處罰,生態環境部門多次請專家對企業環保問題進行會診,逐漸認識到,轉變理念才能為企業鋪就一條綠色發展的路子。”公司副總經理楊樟基説,公司先後投入2.5億元建設了廢水場加蓋改造、罐區揮發性有機物整治及提標改造、熱電聯產鍋爐超低排放改造、環氧樹脂車間廢氣深度改造等項目,大幅減少了VOCs廢氣的排放。

監管工業污染源並不意味着“一刀切”。無錫市邀請行業專家夏季對349家VOCs重點企業,冬季對鋼鐵、水泥、熱電等重點行業的482家企業開展技術指導,提出大氣治理的“一企一策”。江森自控空調壓縮機噴塗車間內的刺鼻氣味消失了。“在無錫市生態環境局的指導下,經過上百次實驗,我們終於在去年將生產線上的油性油漆,全部換成了水性油漆,一年可減少約12.5噸的VOCs排放。”公司製造主管沈紅表示,這不僅提升了企業的環保管理水平,也改善了工人的作業環境。

空氣總是在流動,污染治理還需聯動周邊區域。鹽城牽頭成立淮河生態經濟帶生態環保聯防聯治專委會,擴大生態“朋友圈”。2020年9月,沿黃(渤)海6省市15個市(區)檢察院在鹽城共建黃(渤)海濕地檢察保護聯盟。12月,黃海濕地研究院揭牌。

“治氣”舉措落實到位還需明確責任,“一把手”親自掛帥、親自調度、親自督查,給藍天攻堅戰的勝利提供了堅實的制度保障。南京市委、市政府每年簽訂“書記版”環保目標責任狀,市委書記同各板塊書記簽訂“責任狀”,板塊書記成為屬地污染防治第一責任人,對轄區內環境空氣質量負總責;市委主要領導每月調度環保工作,各板塊主要領導擔任35個重點管控區點位長,真正將治氣工作“一崗雙責”落到實處。無錫、蘇州各國控、省控點位均由市(縣)、區黨政主要領導擔任“點位長”;南通健全大氣“網格化”監管體系,層層壓實環境質量改善責任。

鞏固成效,突破難點

“好的做法和機制要延續下去。”南京市生態環境局大氣處處長周徐海説,PM2.5濃度降低後,大氣治理最大的“攔路虎”是臭氧污染,南京市VOC排放量較大,且產生源頭面廣量大,很難通過推動重點工程來取得明顯成效,下一步將繼續與高校合作,研究臭氧污染治理南京方案。

蘇州提出要推進VOCs“夏病冬治”,開展紡織、金屬製品、電子、包裝印刷等產業集羣和儲罐VOCs治理提升,實施劣質活性炭專項整治行動。

鹽城立下的具體目標是“破三爭九,提前達峯”,即到2025年力爭PM2.5年平均濃度控制在30微克/立方米,優良天數比例達到90%,碳排放提前達峯。

“大氣治理往往是個曲折改善的過程。在積極推動污染減排的同時,也建議能從更長週期來考量一個地區的治污減排成效。”丁年龍解釋,基於同樣的污染物排放量,在不同年份的氣象條件下,污染指標可能會上下浮動10%。一個地區有時儘管實現了減排,但是當客觀的環境容量變差,無法與大氣污染物減排相抵消時,仍會發生大氣污染。長遠來看,一個區域的氣象條件、區域傳輸情況總體是穩定的。只要保持戰略定力,沉着應對,堅持污染物減排大方向不動搖,從較長週期觀察,地區空氣質量一定會呈現出在曲折中逐步趨好,最終做到持續改善。

新華日報·交匯點 見習記者 王靜 記者 吳瓊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於網絡,並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臘八送祝福 温暖老人心
你好!天鵝!
廉意
垃圾分類“守門員”
冬日濕地美景
巧手剪“牛”迎新春